資訊中心

媒體轉載現在的位置:首頁>>資訊中心>>媒體轉載

“去杠桿”泰山壓頂,環保PPP回歸理性

2018-07-23

“不會因違約潮而停止金融去杠桿”……“打破金融機構普遍存在的財政兜底的幻覺”……近日,中國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及央行研究局局長徐忠在陸家嘴論壇上的相關發言,引發了市場的強烈反應。


“去杠桿”泰山壓頂,環保PPP回歸理性


 
  央行對于去杠桿的決心非同一般,無論是對企業、對金融機構還是對政府,“去杠桿”工作還將延續。
 
  在中央把“去杠桿”作為重大戰略部署后,控風險成為國資委日常工作的重中之重。近日召開的中央企業、地方國資委負責人會議強調,中央企業要嚴格落實投資項目負面清單管理要求,嚴禁超越自身承受能力的投資行為,同時將PPP項目納入企業年度投資計劃管理。
 
  隨著各省都在積極落實中央精神,新一輪去杠桿、減負債的攻堅戰啟動,外部融資趨緊,使PPP領域“去蕪存菁”的信號越發明顯。
 
  新的經濟環境下,環保類企業應當何去何從?
 
  “違約潮”下風聲鶴唳
 
  2018年7月14日,由全國工商聯環境商會主辦,以“臨界點——新時代環境企業蝶變與轉型”為主題的2018中國環境產業高峰論壇中,北控水務高級副總裁于立國談到了有關融資難的問題。
 
  于立國認為,在政府去杠桿的大環境下,不僅僅金融機構開始小心翼翼的進行投資,而且原本很多的所謂好的PPP項目也變得不再那么吸引人,比方一個二三線城市的項目,由于突然的去杠桿的原因,政府拿不出錢,這就導致銀行并不認可這個PPP項目,不可能提供給企業貸款。政府那邊拿不到錢,銀行這邊貸不出款,最終還是要企業自己吞下苦果。
 
  而為了維護小微企業的利益,6月24日,央行網站發布消息,中國人民銀行決定,從2018年7月5日起,下調國有大型商業銀行、股份制商業銀行、郵政儲蓄銀行、城市商業銀行、非縣域農村商業銀行、外資銀行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這7000億的定向準備金,旨在服務于中小企業的發展以及推行債轉股的政策。
 
  這對于環保企業,看上去是個利好信息。
 
  不過,全國工商聯環境商會會長、博天環境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趙笠鈞并不樂觀,他認為,造成目前這種困境的很大原因是因為我們政府的決策和協同機制上出了大問題,在PPP項目前景好的時候央行,保監會,銀監會等等都在出政策,而這些政策往往大家都沒有事先溝通,導致政策的重疊。而現在出了問題,大家又都沒了積極性,在解決問題時依然各行其事。
 
  趙笠鈞認為,新出的這7000億降準,并沒有準確的說是投向哪個領域,這對刺激金融機構的投資作用不大,而對于科技型企業來說,早先靠自己微薄的資本來支撐研發,而大規模的降準,反而對這些企業的沖擊變大了,對于他們來說不是雪中送炭。
 
  在去杠桿政策的實行中,金融企業紛紛遭重創,開始不得不謹慎的考慮自己的錢究竟該不該出手。環保業整個行業都出現了融資難的窘境,可以說,在這次防范風險的作戰中,他們真的是被誤傷到了,而且傷的還不輕。
 
  PPP項目或縮水,狂熱過后終需回歸理性
 
  于立國表示,他們拿到的PPP項目縮水很大,但這是件好事。他們在2017年曾設計了一個投資地圖,把中國所有城市拿出來,根據GDP和財政收入劃一條線,條件之上的才選擇進行合作。而在2018年,因為去杠桿政策的實行,他們把原來梳理的100個城市減少到了60個。
 
  與此同時,很多已經簽訂合同的PPP項目,也將“默契”地縮減或是停止,畢竟政府也在面臨則去債務杠桿的壓力,財政上拿不出錢。面對一些仍具有開發價值的項目,政府和企業可能會簽署補充協議,將投資總額減小到最低,好讓項目可以繼續執行下去。
 
  大環境下,PPP項目不再是讓人趨之若鶩的香餑餑了,在違約風險之下,企業應該更多考慮項目的可行性。這對于PPP項目來說,并不是壞事,是從狂熱回歸理性的一次契機。
 
  PPP模式在過去幾年的火爆,恰恰是造成地方政府和國有企業杠桿率抬高的一大原因。通過小股大債、明股實債、銀行同業理財工具等手段,PPP加杠桿比較嚴重,有些社會資本甚至只用3%-5%的資本金,就能撬動一個PPP項目,顯然這違背了PPP項目的初衷。
 
  當然,整頓并不是把PPP項目一竿子打死。PPP仍是個很有潛力的投資方式,終結了之前的虛假繁榮,可以讓它回到正常的發展軌道來。
(來源:中國生態資本網 安野)

北京鼎創新型建材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公司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區八大處路49號院點石商務公園6號樓1005號;工廠地址:北京豐臺區北宮森林公園南50米;

+86(010)88696018